不睡怎么会有梦呢?不仔梦且怎么找那双灰姑娘的


的帛太深了?”高沽不解地间。
    “难道你不小1:浪漫的爱情吗?”表梦反问。
    “向往是一回事,现实是另外一回事。相关十万八千里业2想想也就算厂
的壬十公主、签丽爱情,我这辈于是没有指望/7来山Dl[”高治心从意懒。
    “你太现实了,现实得邯没有梦了,真uJ悲。灰姑娘穿上那双水品鞋不就找到她的穴马
下子吗?说不定你哪大也出现奇迹呢?你的真命大子灾然出现呢1”哀梦安慰她说。
    “那好n11我得赶快哑觉丁。”高治况。
    “干吗?人家计说得高兴川”褒炒意犹末尽。
    “不睡怎么会有梦呢?不仔梦且怎么找那双灰姑娘的水品鞋?
于?我uJ不做白日梦。“高沽说q
    “没看出来,仍还挺幽默的吗?”袁妙沉。
    “受丁仍付1的传染,近;k古赤唆i”高治答。
    “孺子叫教!我决定收r你这个徒始了。”袁梦笑着说。
    “别贫了!已经很晚了,州此我了,明大还得上班呢:睡吧2做个好梦,仔梦户寻:
的已飞壬十nni说个定还能生死相订收[过把瘾,收获梦学的爱情果实去。”高治说。
    “那好nE[Ir有所恩,夜有所梦。4h愿和我的白马壬十相会在妙小。我的妙小情人,
你个梦且。睡了。’哀梦别卜翻了个另,面对墙壁侧hF而睡。
    人怀着希望,梦才会N闪发光。
    无心上班的高雅,一直盼望放学钟声敞响。她伯丹杂冉为难高治,一个上午她都是身
在曹营心在汉。心里惦记着家。好4;容易盼到铃声路地,她箭也似地往外冲。突然,被云端
急切地叫仕:“高极:等一F!有事给你说。”
    “哦2什么事情?”高雅收忙脚,等他。
    “稍等[哈哈1个会是急着见男朋友nl?”云端开玩笑说。
    “瞧你况的,就算是见男肋友,那还4;是他等uR们的高老帅啊?我估训
最少要一个连。呵呵:你说呢?云老师。”许敏笑着接过云端的话说。
    “那是当然了,极的,追的人肯定少不了。”云端说。
    “小些开玩笑丁,赶快况什事nEl云老帅。”高雅微笑着说。
    万端向用同看丁看,欲吉义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