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灶吧!我小公交午来的,RU灯塔你的便午,骑摩


 这个办公室就四个人,三个年轻人和一个即将退休的;k老帅。午时他们三个L6LA笑笑,
话也投机。总是朱老师插不上嘴,她讲的话比较老至、陈腐,人也刻板。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久而久之,朱老师仟这个办公室就显得多余。只有高服偶尔和她聊几句,也足处于礼貌,的
于年龄关系,伯她脸上挂小住。云端和计敏好像跟她有矛盾,像躲避瘟神胶避之唯恐4;及。
rr计敏LA过她嘴长,爱添油加醋,  h短流长。
    高邪明白了云端的怠恩,就N到办公桌的郴r,随手拿了本杂志胡乱地翻着,心不在
计敏见状,忙收拾起子边的丁作,准备起身台湾,刚站起来,万端就况:“订敏,
什么忿呀[等会我们一块走。”
    “那灶吧!我小公交午来的,RU灯塔你的便午,骑摩托了吗?
    “没有问题,肯定骑了,否则,能叫你吗?”云端高兴地说q
    “瞧你那高兴劲儿?该个是有什么喜事Dl?”订敏打趣。
    “真让仍跺猜着广。”万端况。
“真的有百事呀?我蒙对了?足银子给你牛个人肝儿子吧?“许敏猜测说,
“没有。  F个月才到预产期呢!”云端答。
“加薪丁?”订敏义猜。
    云端微笑着摇摇头,把玩着摩托车创匙上的小饰物,一剧坟乔玄虚的样十。
    他用眼睛赊了一F朱老师,知诅她杆那且故意听他们说话,岿然不功。没有一丝一毫
要离八的怠思,真是不解风情,又好保故意跟他作对。我就是不走看你到底说不说,非窥视
你的隐私,满足一下好奇心4;可,个达口的誓个罢休。有时间仍相出日我托下去,反卜我家晕
有人做饭,个急。小样,跟我比耐心,你还嫩丁点,托Dl[我可是有名的“坐折板凳腿”。
    “别猜了,且你也猜不着,走吧!高邪,走:咱们边走边说吧:”云端只好缴枪投降,
和高雅许敏一起离八办公室。
    出丁学校大门,云端回头看丁看,没有发现米老帅的身影。
请你们俩看歌舞表演,卡今最流行的热耿劲舞,值得一看啊[”
“让你破费,真不好意见。”高抓很客气地说。
“哪且,老爷子单价发祟。”云端说。
“历来是借花献佛呀[”高雅笑着沉。
“有个七甘的老十,这些都是小意思,毛毛雨啦
“你就好灯消造我吧。小敏子!”他白她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