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在身后很响壳地关上,我们走进阂九人巡的衔

不多已被遗弃分割.店章缩小.反丽显得宰串荡荡v二楼也对外出租,
瘦人的家已经安在这里。
    也说不清是怎么的就走到了一起,还有人侠和JJ。正是那样的夜
晚,迈红的炉火,一杯烈茶伎我们额角发亮,RK光闪烁。刀的言辞钱
利,瘦人极度敏感,大伙则深沉稳币c那时小城已经唾主。他的五儿已
经匝去*没有争吵,吏多的是安抚与倾诉。我们谈文学,谈诗歌和朋
友,有过的爱情与失败的经历,还时常提到些想不山而孔的名字。寒
流、掠过屋顶的风成籽一队夜而,总会侦我们停下话语,追随着它们越
过旷蚜,越过悠长无际的大字。
    门在身后很响壳地关上,我们走进阂九人巡的衔道;路灯的洁辉映
照着潮湿的地面,快气轻轻浮动,一个淡蓝的梦境,使老衔显得幽深而
空寂,也使我们的行走显得如此清晰、悠长c
    也是同样的夜晚,”1几十家歌舞厅竞札以蛀虫蚕食的轰鸣席卷小城
的时伏,老衍却依然平静,从至连路灯都已熄灭,仿佛要以深沉的睡眠
硫藏它所拥真的一切。即使在衔天,老街也是门前冷落,只卉梧桐树,
它们旺盛的生长构建着白在的林荫,花开花落,绵绵不绝c老衍以它间
有的姿态拒绝着时代的流行,甚于也拒绝着列间!  ’种过程,  ’条林小
小径,凝聚着瞬间与永恒*
    “白在K花轻似梦,天边丝雨纠如愁”c而对世界,无论我们选择
了怎样的姿态,即便已远走他乡,我的朋友,当你凝神面对自己,是否
发现在你的内心深处,还会有一条宁静幽探的街道,使你疲惫的灵况柑
以安歇。老衔,  ’个洁净、清澄的安歇之地,这渐沥素罗的雨广,将会
他我齐它永不称阻的梦中呸得吏沉,吏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