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容易找到医生,请求他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


   好不容易找到医生,请求他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。
    女儿已经昏迷,脸庞通红,双辱干裂,两眼微闭着,不能说话
出来,眼角却谎淌着泪水,两只小于用尽力气,抱着我不放。
    医生马上给女儿打了一次退烧针,并开了一些药。
    我多么希望女儿尽快洁醒,听女儿甜脆地叫我一声妈妈……
    女儿才一岁三个月,非常懂事听话,很少哭闹,也从不挑食,虽然我独自抚养着
她非常辛苦,但她给我带来纳欢乐,足以让我感到欣慰,领悟到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愉
快和幸徊。
    我既当女儿的母亲,也当女儿的父亲,同时又是女儿的保姆和家庭教师,谁都想
象得到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是多么艰难,但我尽我所能,不让女儿吃一点苦头,
受一点委屈,别的孩子有的,我一定不会让她缺少。
清晨起床。
走出屋外,门前,和照的朝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,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。
遥想着如果此时此刻与恩忆携手走在金色的光斑里,仿佛已经走进人间仙境c
有人说婚姻是恋爱的坟墓,我却要说,没有爱情的婚姻是非常痛苦的。那么,有
了婚姻之实,恋爱之名的桥梁作用,也尽到了责任,似乎可以放弃爱情。
    结婚之后,“过河折桥”的大有人在,除非他想留着“桥”,再过另一条“河”
    我想着,虽然婚姻广爱情。但婚姻应该是爱情的延续。
    我想象着,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的,单纯爱情的婚姻是不长久的,而仅乘
的婚姻则是可悲的。
    我想象着,婚姻兰永’巨的爱情十无尽的完任。
    我想象着,组成家庭,不仅仅是一种形式,更是一种责任
姻的责任,就盲目地走进婚姻,那必将是悲剧。
    我想象着,夫妻之间。爱比怨好,宽容比完怪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