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他卸下了法院推事的职位那一刻开始,他可以


了一个办法,他把经营的职责从烦琐的事务简化到所能简化到的
最低程度,不像他的父亲喜欢扩建庄园,修缮庄园,蒙田仅仅想
维持着庄园的原貌。
    为了比较轻松地肩负起压在他肩上的重担,蒙田做了一个决
定——摆脱追求名望的负担。他父亲很注重荣誉感,曾把他推人
公众的视野中,他在最高法院担任陪审法官足足有十五年时间,
但在法官生涯中蒙因并没有官运亨通。在他的父亲去世后,他开
始思索自己的法官生涯,并提出了疑问。在他长期担任预审法官
的第十名推事之后,有入提议将他晋升人大法庭。可是大法庭于
1569年11月N日否决了这一提案,原因是为了避嫌:蒙田的岳
父是大法庭的庭长,不仅如此,那时已经有蒙田的一位内兄担任
了大法庭的参议。从表面上来看,这件事对蒙田来说不是好事,
但从更深层来考虑,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因为这样蒙田就有理
由可以告别公众服务,有时间做他喜欢做的事情。
    从他卸下了法院推事的职位那一刻开始,他可以自由选择按
照自己的意愿为公众服务,即跳他感兴趣的事做,这很符合蒙田
的脾性。蒙田不为名利所累,抛开了沉重的包袱,只想追求内心
的“自我”。
    1569年或1570年的一天,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,树林里空
气清新,蒙田决定出去散散心,投人大自然的怀抱。父亲去世以
后,家里的董扭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他已经好久没有呼吸外面的
新鲜的空气了。他骑着马在树林间散心,细碎的金色阳光从树林
中叶子间的缝隙漏下来,星星点点,时暗时明,他终于感受到了
久违的自由,身心可以完全放松,陪伴他的是骑着马的仆人。他
身着休闲服:上身穿着衬衣和短褂,下身穿着便于骑马的马裤,
还带着防卫的武器——剑。当时他们一行人定到了离蒙田城堡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