仆人们都被这飞来横祸吓得不知所措,慌忙从马


四英里远的地方,蒙田认为此地距离自己的住处很近,不会有危
险的事情发生。可是不幸的事情突然而至,一个高大的仆人骑着
棕色的马在乡间小路上狂奔起来,那匹马性子暴烈,似乎有些不
听使唤,那个仆人只顾看后面的同伴,并没有注意到前面身材矮
小骑着马的蒙囚。等仆人回过神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他的马直接
幢上了蒙田的马。蒙田感觉到好像一个巨人向他压了过来,他的
后背受到了重创,他骑的马嘶声鸣口H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蒙田
却被撞飞向空中,然后急速坠落,摔在马十步开外的空地上,PR
脚朝天,他的皮肤擦伤厂,身体动不了。他手中的剑也摔到了十
步之外,腰带也断了,蒙田失去了知觉,不省人事。后来蒙田这
样记叙这件事:“马儿倒在地上,已经被震昏过去。我仰面躺在
十到十二步开外的地方,一动不动,脸上满是痰青和擦伤。我原
来握在于里的剑,这时已飞到了十步之外,腰带也裂成了碎片。
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树墩一样,毫无动作和匀舱。”
    仆人们都被这飞来横祸吓得不知所措,慌忙从马上下来,来
到蒙因身边想要唤醒他,但无济于事,十是仆人们把蒙田小心地
按起来,搀着他费力地向城堡方向走去。快要到城堡的时候,蒙
田有了意识,醒了过来,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,他觉得好像有入
扼住了他的脖子,呼吸变得非常困难。其实那时他的胃部出了
血,他费力调整好姿势,把体内的血吐了出来。仆人们小心地把
蒙田再次扶起来,蒙田一路上吐了整整有一罐子鲜血,他神志不
清,开始用力撕扯自己的上衣,不停地挣扎。后来他描述那时的
感觉:“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仅悬于唇尖,我闭上眼睛,似乎要尽
力吐出这最后一口气,感受这撤手人襄的愉悦。这念想漂浮在灵
魂的表面,同样的细微脆弱,但它不仅超脱了一切苦痛,而且还
伴着那沉入梦乡时的甜蜜2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