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来。家人扶我躺下,我感到这次的休息非常甜


   在蒙田摔下马的时候,已经有仆人策马加鞭地迂回古堡,把
这个不幸的消息告知了蒙田的家人。他的妻子看到仆人们拾着蒙
田时,跌跌幢幢地从高低不平的小路上跑了过来,面色苍白,急
忙询问蒙田的身体状况,那时蒙田处于半清醒的状态,他吃力地
回答了妻子的问话,然后妻子吩咐人把蒙田扶到马背上。
    蒙田在《随笔集》中回亿说:  “好像头脑清醒的人才会这样
考虑,然而那时我却不能说是清醒,其实都是无意识地回答。我
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,将要到哪里去,也难以对别人的要求进行
自己仔细地思考。这是感觉产生的一种轻微的反应.就像一些习
惯性的动作,灵魂在这里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,好像在梦中,仅
留下淡谈的水一般的痕迹。虽然我见到了自己的家人,但是认不
出来。家人扶我躺下,我感到这次的休息非常甜蜜.因为我被这
些仆人们拆腾得够呛,他们也很累,用双臂拾着我走了很长高低
不平的道路,他们中途还换了两三次手。”蒙田认为自己的头部
受了伤,柜绝吃药。在蒙田当时看来,  “这样死去会很幸福,因
为理智的受损使我的判断力消失了,以至于对身体的疼痛没有丝
毫的感觉。我任由自己飘飘然.悠然自在,不觉得还有别的动作
比这更为轻柔。”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了两三个小时,之后蒙田
恢复了知党,有了意识,他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剧烈的疼痛,有两
三个晚上都痛得睡不着觉。他翻来覆去地改变睡姿,这让他感觉
生不如死。等蒙囚身体依复后.也没有再追查是谁把他撞下马,
因为在意识恢复之前他就问过,而他的仆人们都对蒙田隐瞒了真
相,为了包庇那垃闯祸的人.他们编了一个理由来安慰蒙田。其
实,蒙田也不愿意再深究这件事。可能蒙田还会感谢那位闯祸的
人,正是他让蒙田有机会上了死亡这一课。蒙田喜欢亲身体验所
有的可能性。在蒙田这次与死亡近距离接触后,他发现死神的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