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关丽从房门顶上的门柜上模到钥匙,打开房队


 “怎么没有听亿提赵过姑?”粱燕个解地问。
    “都过占了,不说也罢。人总要学会口巴K人的,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,现实就是这么
残酷,世上没有救世十,一切只有靠口己。”吴美丽说完凄然一笑。
    高雅第一次认真地盯着吴美丽看:这张看似很午常,几乎拢个出任何可以赞艾的部位,
甚至有些开的脸上,虽然那是一以小眼咕,眼皮也还是单的,4h是,流露出的眼神却是坚强、
勇敢、刚毅和无医。也许足母亲的早逝,造就了她男儿般的性格,坚定、直爽而豪放;也许
足处于东中氏女的缘故,灿总是很勤快日懂得照顾别人;也许足因为小鬼当东,培养了她的
电主性郸独立性,使得她果敢。那4;坝回首的嫡苦往事义给她带来过多少小车,多少元亲,
多少心酸,多少伤胸收?她屹丁多少苦头,受过多少邪心?她又是怎样一次一次艰难走过的
呢?当她有心事利心结需要列儿时,又uJ以向谁倾诉呢?谁uJ柏依?有谁聆听?想想口lL小
时候虽然有外祖母的关心均呵护,每一次看见别的孩子仟父母怀且撒娇,心且都有说不山的
酸楚,史付况她永远失去此?而这些生命掣个可或缺的爱的失去,将会铁人生借火某种脸度
的性格缺陷,一生之小都会渴望这种爱,终冈没有得到而央加眷恋。
    文美丽的身世触动了多愁养感的高犯内心最柔软的部分,一种同情均怜惜酌情谅仙然
而牛。
    吴关丽从房门顶上的门柜上模到钥匙,打开房队让她们进来歇息。
    尽内很简陋,没有什么家且。最引入注口的就是装满粮食的蛇皮袋缩放一X—,杂乱太
章。这便是一东人一年的门粮,民以食为大仟这显得以充分体现。没有沙发,有一个木头利
麻绳做就的小队,还有两个小木板凳,N以小仔这且聊大;没有茶几,印有一个木头矮方桌,
喝共和就餐川。看得出他们的饮食起居非常简单。
    “哈哈[感觉我家很乱Dl[农村就是这个样十的。别嫌弃,uR们兴管白山白在地喝水、
聊大。无规扑,不讲究,百无禁忌。这且投茶,投饮料,也没有咖啡,别见笑,只有的r水。
哈哈2将就点儿。来吧。”关美丽说着把倒好的水递过占。
    “挺好[挺好的。”高雅微笑着接过她递火的已开水。
    个一会儿,进来沟个人,是吴莫丽的父亲借着劳动回来丁。
    父子俩很朴惊,儿子几乎足他的翻版,只是浓缩了,那是一个
坦为什么看到他们不禁让人联想到鲁迅笔r见到少年闰L时的情长q
    简单的寒gS、礼貌的问候之后。也许是文化和生活的关异,一时找个到可以交谈的话
题。吴爸爸和菇第好像有一些拘谨,第抗吉羞地拉着父米去丁另外一间尽十。剩下她们三个
人,无拘无束,谈笑风牛。聊看彼此感兴趣的话题,畅谈青春年华的美灯木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