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段虚无的感情而痛不欲生,更不会为彼此的忠


活了过来。
  只不过是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  可是,父亲除了让我们回忆
亲呢?
  他们这一代人的生活,贫乏得一句话就可以说完,但是又丰
富得像一条饱满的河流。可以说他们基本上没过过好日子,也
可以说,好日子都让他们过完了。他们没有犹豫和访惶过,只
是习惯于服从和忍耐,但又会用热情境充每一天。他们不会为
一段虚无的感情而痛不欲生,更不会为彼此的忠诚而提心吊服。
有时候.他们会静静地坐在一起,半天都不说一句话,不是无
话可说.他们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是丰富的语言。他们都太了
解对方了,因为从他们结婚的那一天起,被此都活在对方的生
命里,虽然是以革命的名义。
    我父亲活到七十七岁,无疾而终,对上帝赐予他的死亡方式,
我满意。“他没有死于任何疾病,他只是死于死亡本身。”没有
比这更纯粹更利索的死了,这也许是他一辈子都喜欢顺从的最
好报答了。父亲咽气的时候除我和敬川正在起回家的路上,别
的孩子都在身边。他定时什么也不曾交代.是来不及了还是最
后一次听天由命呢?我想,肯定不是来不及,可能他觉得还有
一大段无人打扰和干涉的日子在前面等着他,他要认真地想一
想,然后再从容地安排吧。
    等我们走到的时候,看见他的头朝着我工作的那个方向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