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你说完你的事情,好保灾然之N验证了小邪说过


一根刺卡在喉咙晕,吐个出,也叫个下。你L6难受个;难受?”哀妙说出丁电己内心真实的感
受,那种矛盾心情溢于盲表。
    “叫你要知迟,你已经是方舟法定的亥子了。”高沽提醒她。
    “什冈为如此,我J进退的欢。长这么大还没有奥L谈过恋爱收[很遗憾没有尝到爱情
的昧道。个甘心啊i仍t9随我力时迫于太奈,双方父母一直催促,冉加上单位要分房,而丛
是最后一批仕历。时N紧,仟务重。我是被逼无奈才上钡了结婚登记证明,扑非完全山于口
愿。所以为此事我一直耿耿于怀,到现仔迟迟不愿举行婚礼。”哀梦也有口量的苫获,第一
次向高治例出。
    纠尘学人,谁会没有烦恼?谁会没有困惑和个如意?谁会没有一本欢念的经书?
每个人面对的重点利难点不同S了,考验每个人的承受力和意志力。
    高洁没有接话,沉默着。袁梦等了一阵子不见她说话,忙问:“你是不足睡着了
    “没有。”高沽懒洋洋地说。
    “想什么W?”
    “听你说完你的事情,好保灾然之N验证了小邪说过的话。她说仔她的眼睛且,军人N
敬不uJ爱,uJ以做朋友,uJ以做另一半(纯粹的结婚对象),们绝对不适合谈恋爱。一般情
况下是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届于国家机器,冰冷而机械。要况到谈情说爱,个懂浪漫,缺
乏情调,没有品位。就像鸡肋——弃之可惜,食之太昧。”高治说。
    袁梦介纫纫批昧这些话,觉得不uJ思议。高邪形农的这些个方月身上郁有体现,仿佛
口Ll也有间感,总觉得咖且不对,就是说不山所以然。现仟口己对方月的那种感觉不就是弃
之可惜,食之太昧吗?仙佛被17J在十空,个上个下,忌得心慌意乱。
    “小雅午白太故咋想赵况这些收?”隶炒问。
    “因为她原来有个同学,非常言欢她,后来考上军校走了。每次bI来,穿着成武的军结,
第一个要见的就是灿。只要足节日,无论大小,都会给小犯吉明传片成贺k1绝对不足把灿
力一股朋友。有一次,人家专程从部队赶回来刚h表明心处。他们十说话间,从小远处来广
她的另一个朋友,小雅迹忙况:‘文对个起1况曹操,曹操到。这就是我男朋友,我们已经
订婚了。留那人走近她故怠亲团地引招呼,趁机蒙混过关。气得军人拂袖而上,从此合无
音信。后来,我觉得uJ借劝她时,她对我说了上面那些话,你瞧她多高傲。不然,我凭什么
L6她挑剔此?那个军人也是仪表学堂,高大威猛,气度个凡,很阳刚的。”高治骄傲地说。
    “迫她的人那么多,她勺然可以傲视一切。”哀梦酸榴溜地说。
    “她不暖昧,有个性,骄傲。”高治判脱她说。